banner1
既然还不了就会继续扣费
2019-06-20 05: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以鼓励扶持为主,但需设门槛和规范

谁在参与? 消费者怎么用? 如何管理?

在北京,记者下载“gofun出行”手机app,上传身份证、驾驶证照片,缴纳押金699元。不到5分钟,就获得一个账号。登录账号,记者在距离最近的菜市口地铁站附近选择一辆奇瑞eq新能源车下单,收费是每公里1元加上每分钟0.1元。记者开车行驶了9公里,用时66分钟,费用总计15.6元,远远低于北京市2.3元每公里的出租车运价。

手机下单、随叫随走、每公里1元……继“共享单车”后,时尚、酷炫的“共享汽车”又成为北京、上海、深圳、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地的街头一景。谁在参与这个市场?消费者怎么用?如何管理?——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城市,打开有关“共享汽车”的三个问号。

“几圈转下来,大家是不是发现共享单车的违规停放并没有想象中严重啊,倒是其他的非机动车违停的不少。”昨天的志愿者活动在早间9点多钟开始,参与者不仅有像顾大松这样的城市管理专家、共享单车运营商,还有南京城市治理委员会的公众委员、大学生及部分网友。实地探访被分成了两个小组,一个小组以正洪广场为中心,对新街口核心商圈周边进行巡视,另一个小组探访核心商圈的周边道路,诸如洪武北路、中山东路、淮海路等。在一个多小时的活动中,两个小组的成员均注意到,凡是在现有被划定非机动车停车位的区域,都能找到共享单车的身影。不过,无序停放的数量相对更多,总量在20辆以内。

现“共享汽车”

——打开“共享汽车”的三个问号

记者选择的是跟随其中一个小组探访新街口核心商圈周边,一圈走下来,整个核心商圈除在新百商场和中山东路相邻的一小段路上设置了非机动车停车位外,无论是西边的中山南路、东边的洪武路以及南边的淮海路,凡是离核心商圈最近的人行道和步行广场上,均没有设置非机动车停车位。而昨天发现的十多辆无序停放车辆恰恰就是在这些地方。在中央商场和大华影院的夹角处有一大片平地,但广场的两面墙上“禁止停车、后果自负”红色标示牌异常醒目,而就在这块平地的对面,3辆共享单车和2辆电动车一起挤在路边电话亭的空当中,即便有人取车也不便拖出来。

近段时间,一种新兴的出行方式——“共享汽车”,亮相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十余个大中城市,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

中国江苏网2月20日讯 昨天上午,南京市义工联、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发起的志愿者团队,对新街口地区非机动车辆停放状况进行了实地探访。结果发现,存在无序停放现象的不仅是共享单车,在不少具备停车条件的地方,因商家和地区管理方便考虑,统统被划成了禁停区。记者 陈彦

汽车分时租赁在欧美已经有十多年的应用,这种共享经济模式最早起源于瑞士,后来德国、意大利、荷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各国陆续风靡起来。这种介于公共交通和私家车之间的驾车出行方式,有利于减少碳排放,缓解大中城市“出行难”“出行贵”等问题。

当然,多数专家也认同,对新生事物,城市管理者应在底线思维下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对“共享汽车”行业的发展应以鼓励扶持为主,否则服务网点少、停车难等障碍会制约行业的健康发展。新华社

在深圳,比亚迪、中兴、车普智能、联程共享四家企业的1000多辆分时租赁汽车每天活跃在街头;戴姆勒旗下car2share、途歌togo两家互联网车企也加速进入深圳市场。主打车型是奔驰旗下双门smart。目前大部分公司选择电动车运营,能有效减少环境污染。

“骑车人之所以无序停车,并不是有意为之,实在是没地方停。”在正洪广场洪武路一侧的出口,顾大松教授指着路边设置的铁护栏表示,就在前段时间自己路过时这个护栏还没有,设这个多半是为了阻止市民停车的,这个地方至少能停10辆车。果不其然,探访小组继续向南前进还不足20米,在广场的花坛边,横七竖八停着六七辆共享单车,另外还有3辆共享单车直接停在了慢车道和快车道的分隔带边。

汽车厂家、互联网企业进场“掘金”

对于这一现象,昨天参与实地探访的几位东南大学学生在顾大松教授的带领下就承担了一个项目:对目前的丹凤街道路两侧临时停车位取消后设置骑行道的调研。作为主城的一条次干道,经常骑车路过丹凤街的市民会明显感觉到,在道路两侧均设置了临时停车泊位后,原本还留有的慢车道已经消失不见。目前除了台阶上的人行道外,如果骑车经过丹凤街,大部分路段是人车混行状态。

“在不少欧洲发达国家,城市主干道两侧均设置了自行车专用的骑行道,作为最适合中短距离的交通出行方式,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各类自行车本身并不是无序交通的制造者。”知名交通专家、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涛认为,作为城市交通的管理者,重要的是履行好自行车交通服务提供者角色,加强科学化、精细化、规范化的路内停车治理,而不是先去指责骑车者违停违法。

非机动车缺停车点相互抢位置

谁在参与?

面对这一状况,一位来自南京城市治理委员会的公众委员直言,在新街口这种城市中心区,包括公交、地铁等公共出行方式已经十分发达,没有必要再鼓励大家开车来。“核心商圈几乎所有的商家都有开放给机动车的停车场,而且是想尽办法去创造条件,非机动车停车需求却被忽视,这是此前长期以来引导的‘以车为本’思想在作怪。”该委员还表示,中心城区之所以堵就是因为大量的各类社会车辆聚集,但在规划建设时往往以配备多少个车位作为宣传点,甚至购物满多少减免收费,这些都是值得商榷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进入国内“共享汽车”市场的有戴姆勒、北汽、奇瑞、比亚迪、吉利、力帆等汽车制造企业以及特来电等充电桩制造企业,还有滴滴、途歌togo等互联网企业。主流车型是电动车,也有少部分是燃油车,如重庆投放的戴姆勒集团旗下的“即行car2go”等。

app注册,就近取车

鼓励非机动车等绿色低碳出行方式,除要有大量的合理停车位外,更要有完善的骑行空间,但在南京现有的不少道路上,慢车道和人行道二合一、只有机动车道无慢车道的问题道路不少。在刚刚结束的省两会上,人大代表、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程大林就表示,自己日常骑电动车出行,经常走着走着就没路了,不知道到底是骑进快车道还是人行道。

新华社

在中央商场和中山东路设置非机动车停车位的一侧则更搞笑,明明停车位还有不少空当,但几辆共享单车却被放在了停车位外和大树、垃圾箱间的空隙中。“这些车停车位里也收不到钱,之前为停车费的事没少吵架。”非机动车停车位收费员告诉记者,因为车辆不属于骑车人,收钱时骑车人说让找厂家收去,我们怎么找啊?在收费员看来,既然占着车位又收不到钱,还不如把位置腾出来给收费的车用。

如何管理?

窗口地区更应为非机动车行方便

在国内大中城市,买车、养车成本越来越高,再加上限行政策、上车牌难及城市停车位饱和等问题,“共享汽车”具有巨大市场。记者调查发现,首汽集团旗下“gofun出行”、乐视汽车平台“零派乐享”“宝驾出行”等“共享汽车”品牌已进驻北京市场,其中“gofun出行”已经在北京储备1100辆车。在上海,上汽集团与evcard合资成立的环球车享已经投放运营6500辆。

来自南京绿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刘永安也是参与昨天活动的志愿者之一。“现在的共享单车定位都是虚拟式的,并不能做到精确管理,更多要靠配备专职的巡视员。”刘永安介绍,从下个月开始,一种基于类似etc射频的技术将被试点运用到规范共享单车停车管理上。“借出去的车辆,不达到射频覆盖的区域是还不了车的。既然还不了就会继续扣费,如果随意丢弃还可以被追责。”

部分道路已开始调研增设骑行道

消费者怎么用?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国内多地对汽车分时租赁市场的监管大多仍属空白,无章可循。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黄海波认为,与“共享单车”不同的是,汽车占用的城市空间和道路资源是比较多的。城市管理者应该积极关注,研究是否需要控制规模、设立市场准入规范、定义车辆性质以及规范安全、保险等问题。

■相关新闻

十余个大中城市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kitathehouse.cn1188222品特轩高手之家,马会开奘结果查询,马会,黄大仙马料大全第134期版权所有